推荐资讯

我们先把钱分类一百的分一起五十的分一一十的都分开唐明礼俊脸也

发布时间:2018-07-23 19:00 浏览:
有几个老板不止是望江县,其它县里,也开了服装店的。
 
    看过了衣服之后,立刻就下了订单。
 
    由于刚开工,款式并不算多,但仅做好的那些衣服,样式也是十分好看的,至少在市面上是没有的。
 
    县里的老板都订了不少货,唐悦和唐明礼就商量了起来,等做七八天的货,直接请一辆货车,拉着衣服去市里,市里才有更大的市场。
 
    第一天,产量是五百件。
 
    第二天,产量就上升到了七百件。
 
    第三天,产量逼近一千件。
 
    一直到第八天,近万件的衣服用货车,一起拉到了市里。
 
    唐悦和唐明礼叔侄俩去的,服装厂里,请着邓兰花照看着。
 
    去市里的路上,唐明礼的心,一直忐忑着,这么多的衣服,一旦卖出去,那利润,也是十分可观的。
 
    叔侄俩将衣服全部商定了价格,唐明礼看着那价格,总觉得是不是定的贵了一点。
 
    “叔,我们的款式是市面上绝对没有,就冲着这一点,价格稍稍贵一点,也是正常的。”唐悦分析着,忙提醒道:“叔,今天卖货的时候,你可别主动降价了。”
 
    “好。”唐明礼点头,决定今天一切都听唐悦的。
 
    到达市里的时候,天已经大亮了,唐悦和唐明礼将货车停在了批发市场的门前,打着工厂销售的名义,她的衣服刚拿出来,问价的人就特别多。
 
    来批发市场的人,那都是来进衣服的,唐悦他们的衣服款式好看,质量也不差,虽然价格比别家贵了一点,但,衣服质量款式好啊,现在大家的生活越来越好了,对于衣服也是越来越舍得穿了。
 
 第166章 点钱(求订阅)
 
    ;“这个给我来一套码。”
 
    “这套好像也不错。”
 
    近万件的衣服,来挑选衣服的人十分的多,唐悦和唐明礼叔侄俩一直就没有停过手。
 
    “你们是今天才来的吗?”
 
    穿着制服的人过来,看着唐明礼他们的车停在一个围墙边上,旁边也有人在摆着东西卖。
 
    “同志,我们就是到这里摆一天。”唐明礼笑着上前,递上了特意带来的大前门香烟。
 
    唐明礼挨个给他们递了香烟,客气的询问着,是不是可以临时租一天之类的。
 
    那些人也很好话,临租一天是可以,但他这车的位置占的这么大,价格要比人家贵上一天。
 
    唐明礼含笑称是,虽然按两个摊位租的价格贵了一些,但总比没地摆放的要好。
 
    这只是一个插曲,从到省城,一直到下午三点多,满载近万近衣服的货车,此时全部都卖空了,一件都没留下。
 
    “累死了。”唐悦一屁股坐了下来,一点淑女形象都没有,她今天特意穿的一条牛仔裤,坐包装袋子上,她全身都不知道被汗水浸湿过几次,烈日炎炎下,虽然靠着大树躲了一点荫凉,但却依旧是闷热的很。
 
    “悦,辛苦了,我们先回去,晚上请你吃好吃的。”唐明礼也累,但腰包里,鼓鼓囊囊的钱,让他觉得再多的辛苦,也是值当的。
 
    “你不去看佳佳姐?”唐悦坐上了车,靠在软软的椅子上,连动都不想动。
 
    “今天就不去了,等过段时间再去。”唐明礼着,跑去买了三根冰棍,他们叔侄一人一根,就连司机也没拉下。
 
    “王哥,今天,可多谢你了。”唐明礼将车费拿给司机,还特意多拿了些钱,先前卖货的时候,司机也没闲着,在帮着他们拿货打包之类的。
 
    “是不是多了?”司机王哥看着多出来的那些钱,可比一天搬砖的钱还要多呢。
 
    “不多,辛苦了,这么热的天,王哥一直帮忙着做事,这些钱,是应该拿的。”唐明礼笑眯眯的着,这个王哥是第一次合作,往后衣服多了,需要这种货车的机会,也就更多了,现在在好好相处着,往后也好合作。
 
    相比来的时候,唐明礼回去的心情,简直就像是坐上了云霄飞机一般,兴奋的脸庞上,没有半点的疲态。
 
    唐明礼坐在副驾驶,唐悦窝在后面一排,累的直摊倒在位置上,今天早上起的又早,累了一天,就这么的一直睡到了望江县,直到唐明礼喊她下车,她才反应过来,原来到了县里呢。
 
    “悦,我们到了。”唐明礼轻轻推了唐悦。
 
    唐悦迷糊的睁开眼,看着熟悉的服装厂,她跳下车,太阳虽然还没下山,但厂里的工人都下工了。
 
    “悦,你们回来了?衣服卖完了吗?”邓兰花刚把仓库里的布料清理好,就看着唐悦和唐明礼两个人回来了,她看着他们两手空空的,心有猜测,却又觉得不大相信。
 
    如果是一千件衣服,邓兰花肯定想也不想的认为,那就卖完了,但是近万件衣服,装车的时候,她可是亲眼看着的,塞的满当当的一车衣服,她心中也忐忑,这衣服能卖完吗?
 
    “邓姐,都卖完了。”唐悦开心的着,想到这些,只觉得今天的辛苦也是没有白费。
 
    邓兰花震惊的看向唐明礼,生怕唐悦是和她开玩笑的。
 
    唐明礼肯定的点头道:“对,都卖完了。”
 
    “太好了。”邓兰花激动的都不出话来了。
 
    “晚上一起吃饭,我们商量商量厂里的衣服配色,我们每一件衣服,不应该只有一种颜色。”唐悦笑着着,往后她要上学,这事情大概只能压到邓兰花身上了。
 
    一来,邓兰花的悟性很好,又靠谱。
 
    第二点,邓兰花做事谨慎又细心,有她的图稿,再到一旁指点着,邓兰花肯定能做的很好。
 
    “好。”邓兰花笑嘻嘻的着道:“那我现在先回去了,磊磊还在家里呢。”
 
    “叔,我们快点,快点看看今天收了多少钱。”唐悦拉着唐明礼就钻到办公室里了,关上门,唐悦那兴奋的模样,和先前那有气无力的模样,简直差距不要太大。
 
    “悦,我还以为你不着急呢。”唐明礼将鼓鼓囊囊的牛仔包放到桌子上。
 
    当初做办公桌的时候,可是两张桌子拼到一起的,桌面宽敞的很,新开的厂,桌面上的东西很少,唐面礼将桌面上的东西,全部都收拾到一旁,当他把牛仔包的拉链打开,翻转着牛仔包。
 
    哗啦,各种颜色的票子从牛仔包纷纷扬扬的掉落了下来,就像是下雪了一样。
 
    “钞票雨啊!”
 
    唐悦激动的脸通红,上辈子,她挣的钱也不少,粉红的毛爷爷,也从银行里取出来,一叠一叠的,但却没有眼前来的震撼,也没有眼前来的兴奋。
 
    “悦,我们先把钱分类,一百的分一起,五十的分一起,二十和一十的都分开。”唐明礼俊脸也因为激动泛起了红晕。
 
    “好。”唐悦拿着那一百块钱的钞票,不是后世那种红色毛爷爷头像,而是四大伟人的头像,她一张一张的清点着。
 
    办公室里,唐悦和唐明礼两个人,埋头点钱。
 
    一直到最后,点完钱的时候,唐明礼看着那总数,就已经是懵了。
 
    他们是以出厂价格卖的衣服,而且,又是在批发市场旁边卖,因此,衣服比批发市场进货的价格要便宜。
 
    相对于批发市场去外面进货来,又稍稍贵了一点的那一种。
 
    几天的衣服,大概数量就是九千多一点点,然后他们今天卖的时候,比如,一次进货进的多的话,又会送衣服。
 
    除开交了租摊子钱,还有王哥的车钱,剩下的钱,大概还有整整九万。
 
    九万啊!
 
    那是一个什么概念!
 
    1987年,万元户都是很了不起了,更别九万块钱了。
 
    “悦,我是不是在做梦啊?”唐明礼忍不住着,他道:“你掐我一下。”lt;/pgt;
 
相关阅读